首页 > 竞技 > 傅家金龙传奇之大风沙 > 第182节

第182节(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农民小仙医 刻骨危情:先生太撩人 重生校园:鲜妻,狠美味 一本成语闯天下 [综漫]个性是花钱 神洲:鬼谷传人 御天极 都市桃花掌门人 穿成男主和反派的妹妹 战狼狂兵

龙夜和龙裳真是有些日子不曾挨打或是罚跪了,两人跪在地上可怜兮兮地,同时哀声道:“大哥……”

傅龙晴有些不忍心,求情道:“龙夜、龙裳是顽皮了一些,可也照顾爷爷有功,大哥可否酌情宽免一二。”

龙夜和龙裳立刻拼命点头。傅龙城微蹙眉,只是二十下藤条,还想宽免……

“求大哥免了龙裳思过吧,前两日他刚伤了腿。”龙夜先为龙裳求情。

“求大哥免了小哥的藤条吧,前两日他刚伤了……后面。”龙裳觉得“臀部”两字略不雅,就用了一个代称。

同时受伤了?傅龙城、龙晴和龙羽的脸色都有些不好了。龙夜和龙裳觉得两人好像弄巧成拙了,提了不该提的事情。

“做什么了?怎么会受伤?”傅龙城一边问,一边吩咐龙晴:“你给他们两个看看。”

“不用看了,不用看了。”龙夜和龙裳忙摆手。

“我和龙裳,我们只是照着书里的样子,做了只机关鸟出来,想看看它是否真能飞而已……”

龙夜坦白招了,两个人轮流自山坡上放了机关鸟下来,一个摔了腿,一个摔伤了屁股,好在都是皮肉伤。

“小伤。”傅龙夜嘿嘿地笑,“正是,正是。”傅龙裳附和。

“学的轻功就饭吃了吗?”傅龙城轻斥。

“太紧张忘了用轻功了。”龙夜有些懊悔。

“我也是。”龙裳吐了吐舌头答。

虽是又长了半岁,但是龙裳和龙夜在一起时,依旧和小时一样,龙夜做什么他做什么,龙夜说什么,他附和什么。

“龙羽带出去教训。”傅龙城的脸冷了,谁也不敢再提宽责的事情,这般胡闹着,傅龙城不加罚就不错了。

傅龙夜和龙裳只好谢了大哥责罚,自觉受了无限冤屈的和傅龙羽出去了。

傅龙夜和龙裳随着龙羽到天井里去,就开始各种东张西望,琢磨能看见谁好去给爷爷递个消息。只是这一路无人,两人很是失望。

这院子的天井虽然背风,依旧是青石铺地,龙夜和龙裳选了半天也没个软和地,只好咬了牙跪下,立时便觉腿痛。

“四哥真要打吗?”傅龙夜和龙裳都眨着乌黑的大眼睛看龙羽,龙羽也是心疼,轻斥道:“大哥跟前都不知收敛,可是自己找打呢。”

“龙夜知错。”“龙裳也知错。”龙夜、龙裳每要挨打的时候,就最乖巧了。

铁斩奉着一根藤条走过来,低着头,把藤条奉给龙羽,龙羽还是瞧见铁斩脸颊上有两个清晰的巴掌印,不用猜,也知是他哥铁翼“赏”的。

“褪了裤子,跪好。”傅龙羽命龙夜和龙裳。

“四哥……”龙夜和龙裳想耍赖,铁斩轻咳一声:“小的奉大少爷之命监刑。”

傅龙夜和龙裳一起瞪了铁斩一眼,再看看四哥,只好抬手褪衣。龙羽看看两个弟弟的腿上和臀上,果真是如两人所说,还有一些淤紫伤痕。

“用机关鸟试飞也能将自己弄伤,可是一点儿长进没有。”傅龙羽轻斥两个弟弟:“下次一定小心些。”

龙夜和龙裳再应了错,龙裳还是小心翼翼地求道:“四哥还是轻轻打,我这身上的伤还疼呢。”

就是龙裳不说,傅龙羽也不会打重了他们,只是奉大哥之命责罚,数目还是要打足,况且旁边还站着酷爱多嘴多舌的铁斩,龙羽也不敢太过包庇放水。

二十藤条打过,龙夜和龙裳只觉痛不欲生,龙羽瞧两个弟弟被打得半天直不起腰来,知道他们多半是在装作,依旧还是各种心疼。

“不提了裤子跪起来吗?一会儿再让云冲、云灵看见……”傅龙羽到底还是提醒两个弟弟跪直“思过”。

龙夜和龙裳这才嘶嘶哈哈地,提了裤子,整理衣裳,毕竟是当叔叔的,被侄儿们看到这窘迫的模样也是丢脸。

“不知我和龙裳还要思过多久?”龙夜跪直了,就觉得腿痛,痛得不得了,这青石的地面也太硬了,腿断了似的疼。

“四哥帮去问问吧。”龙裳也可怜兮兮地道。

“先跪着吧。”龙羽将藤条扔给铁斩,自己回堂上复命。

龙夜和龙裳对望一眼,都觉生活凄惨,又落到哥哥们手里了,好不容易享受的快乐时光就这么溜走了,以后又要在哥哥们的板子底下讨生活了,前途艰辛不易啊。

傅龙城发落了龙夜和龙裳,让龙策回房调息:“傅家乾坤心法务必加紧修炼,不可懈怠。”

龙策恭声应了,告退出去,傅龙城命龙晴煮茶,他则顺手拿起书架上的一册书翻阅。傅龙晴的茶煮好奉上来,龙羽罚过了龙夜、龙裳的藤条,回来复命。

“龙夜和龙裳的臀腿上确实有些擦伤和淤青,已经无碍了。”傅龙羽禀告道。

傅龙晴不由笑道:“旧伤是无碍了,藤条印又印上去了吧。”傅龙羽也不觉莞尔。

傅龙城吩咐龙晴道:“你明个儿就领着他们两个和龙策回家去,仔细看着他们,谁敢出去惹祸,板子都给你记上一半。”

龙晴虽觉冤屈,也不敢不应命,只是有些担心地道:“龙羽也要回坝上吗?”

傅龙城点了点头,一边品茶一边问龙羽道:“去坝上要如何自处,族里的规矩又是如何,不用我再提点你了吧?”

傅龙羽微垂头:“龙羽不敢不听大哥教诲。”

“先回房调息去吧。”傅龙城和声吩咐,傅龙羽欠身告退,又停了脚步道:“不知大哥要罚龙夜、龙裳思过到何时?他们两个问呢。”

这两个小东西果真是胆子肥,这话也就他们敢问,其他弟子只会乖乖跪着,等傅龙城想起来了再开赦。

“跪到请晚的时候。”现在到请晚的时候总还有一个半时辰的。傅龙城虽是疼爱这两个弟弟,却还是不想太过宽纵他们。

“是。”龙羽应了,告退出去。

“三爷爷想见龙星倒是可以理解,可是又怎么会想见龙羽呢?”龙晴有些疑惑,他一边为大哥添茶,一边道:“会不会有什么蹊跷?”

傅龙城只是品着茶,未曾做声。

傅龙晴又猜测道:“难道是云谨的身世泄露了吗?”傅云谨就是傅龙羽院子里的小东西的大名,这小东西还是小卿等弟子在雪山上接生,后费尽周折才带回傅家的。

“许是还有云恒的身世。”傅龙城放了茶杯:“这一次回坝上,倒真有些宴赴鸿门之感。”

傅龙晴心中一跳:“龙晴送了龙夜三个返家,立刻就带侄儿们都去坝上。”

傅龙城不由失笑:“带他们都去做什么?想造反?”

傅龙晴也不由笑,却又有些无奈地道:“大哥也不能总任坝上……鱼肉……”

“小心你说话的内容。”傅龙城收了笑容:“这些被打嘴的话以后不要说了,尤其是爷爷跟前。”

龙晴不吭声了,他心里可是刚想着一会儿要去爷爷跟前说道说道呢。

“除了龙星,其他人未奉我之命,一律不许离家半步。”傅龙城沉了面色吩咐。

“是。”龙晴只好应命。

傅青峰给傅怀奉茶,傅怀让傅青峰坐了说话:“这茶原本是你爱喝的,还是有些香了。”

傅青峰谢过爹,自己也倒了一杯,茶香清爽,有荔枝的香气。傅青峰不由看着爹微微愣神。

荔枝清茶是傅青峰少年时最爱喝的,傅怀本不喜欢。傅青峰离家后,傅怀想念儿子,又不好言说。只喝着儿子爱喝的茶的味道,也当是想念儿子了,所以这茶,傅怀虽觉得甜腻,却也慢慢喝习惯了。

傅青峰想到此处,就觉心疼父亲,亦觉自己不孝。“都是峰儿不孝,让爹伤心、担忧了。”傅青峰放了茶,到傅怀腿侧屈膝。

傅怀看着傅青峰,各种疼惜:“过去的事情不提了……今日挨的打还痛不痛?”

“爹打得不重。”傅青峰疗过伤,确实觉得不是太疼了,毕竟是刚回家时挨的那一顿狠的实在是太痛,这次的简直就不能提了。

“以后乖乖地就好,也都是大人了。”傅怀用手摸摸儿子的头:“起来吧。”

傅青峰应了一声,才重新起来坐下去。

“总算你的这几个儿子都不错,比老子的儿子强……”傅怀忍不住笑。傅怀想到龙悔、龙错和龙策,就觉得自己的儿子比自己有福气,膝下的这三个孩子都是模样俊、武功好,又乖又听话。

傅青峰笑着谢过爹对三个儿子的夸赞,犹豫了一下才道:“策儿虽然很乖,只是他拥有太强大的能力,儿子总有些担心。”

傅怀不由点了点头道:“你是怕他仗技轻狂,不受约束?”

“是。”傅青峰应。能力越强,变数也越大,若是不走正途、为非作歹,那就更可怕了。

“咱们家的孩子,哪至于如此。”傅怀觉得龙策不会。

“若是策儿自幼在儿子身边,儿子自然敢保,只是策儿毕竟是在结界中长大的,又长期与血族接触……”傅青峰不能不有一丝担忧。

龙策自幼看惯的,就是鲜血淋漓和生死无常,对他只怕会有不好的影响。

傅怀是想起自己的那两个不孝骨血来,展倾城和展红颜,那两个妖孽,可是将这整个江湖祸害了个底朝天。

傅怀再是大义灭亲,回想起来,心底也不是没有愧疚,如果这两个孩子是在傅家,是在自己身边教养长大,那又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

“策儿还小,确实要仔细教导。”傅怀被傅青峰说得,也有些担心起来。

傅青峰应道:“儿子一定严加教导。”

父母本就爱无端为子女操心的,傅怀和傅青峰都是如此。

傅龙城过来送晚茶,傅怀和傅青峰又问起龙城对龙策的看法,傅龙城恭敬地回道:“策儿是个很优秀也很乖的孩子。”

傅青峰先就摇头道:“他哪里乖来着?我看也是个有主意的。”

傅怀也嘱咐道:“你可要仔细看着策儿,严加管束。莫让他肆意妄为,木秀于林,也是祸患。”

傅龙城应了“是”,又道:“孙儿有时忙于他务,也会吩咐龙晴仔细管教的。”

傅怀和傅青峰都觉得让龙晴管不行。“龙晴实在是太柔和了一些,平素教导还成,若是策儿犯错,还是让龙星管教的好。”

傅怀和傅青峰都觉得龙星合适,傅龙城不由失笑:“龙星实在是太任性了一些吧?”

“星儿虽然任性,但是教训弟子并不会太放纵。”傅怀说到这里,又瞪傅龙城:“不似你,一天天地就知道在我这里花言巧语地为他们瞒过。”

傅龙城觉得冤枉:“孙儿不敢。”

“冤枉不冤枉,敢或不敢的,等回坝上再说吧。”傅怀轻蹙眉:“你躲得了我这里的藤条,看可能躲过坝上的藤条去。”

第二日晨起,按傅怀之命,龙晴带着龙夜、龙裳和龙策回大明湖去,其他人则和傅怀去坝上。

铁翼和铁斩依旧驾车,傅龙城吩咐铁翼道:“你仔细看着铁斩,若是他敢胡说妄言一字,都给我狠狠收拾他。”

铁翼应了,铁斩表示各种委屈,悄悄挨近傅龙城埋怨道:“大少爷为何冤枉铁斩?非把铁斩往我哥的板子底下送?铁斩跟着大少爷这么久,可是从不敢胡说一句的。”

傅龙城不理他,铁斩不甘心,又嘀咕道:“就是大少爷对铁斩有什么挑剔的地方,自己动手责罚就是,又为何非让我哥来打?”

“忙。”傅龙城冷冷地一个字,堵了铁斩的嘴,然后撩衣上了篷车。

篷车上的傅怀正是听到了,他就纳闷似龙策那般乖巧温顺的孩子,如何能冷冰冰地对自己道出一个“忙”字,看来倒是跟他大哥学的了。

作者有话要说:小天使们的点餐:坝上的争斗,有傅云岚与九支过睦被p,傅龙城因隐瞒云恒、云谨身世被p,傅龙星闯飞花台被p,傅龙烁私通长支被p等,都来各自领取美食吧!

本书由 夏日的向日葵 整理 请手机用户输入m.haitangshuwu().com直接访问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目 录
新书推荐: 捕快网游录 全员修真禁止恋爱 三国之我是魏延 小叁上位 为何男主老黑化 皇后她每天都想篡位 陛下重生追妻记 皇姐为妻 余烬 清穿之媚宠春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