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竞技 > 少将修真日常 > 第91节

第91节(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琉璃界—庞脉脉修真实录 都市超级医圣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大明望族 贵府嫡女 曲项向阳 权门宠婚 超强兵王在都市 逆天神妃不好惹 穿越之抱好BOSS大腿

“那么为什么不做?”艾德曼皱了皱眉,毫不犹豫,“既然这件事我很想做,做的时候也会让我和我身边的人快乐,那还在乎结果干什么?如果因为结果痛苦而放弃眼前唾手可得的快乐,那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可言?说不定结果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糟呢?”

艾德曼是个天生的乐天派,也只有乐观主义者,才能够在残酷的战场上存活下来,并保持着振奋人心的态度、率领军队获得一场又一场胜利。

他明知自己孤军深入与虫族女王对决必然有去无回,而他的牺牲会令他的亲人与战友们悲伤痛苦,甚至这番冒险举措也许都不会成功,仅仅是无意义地葬送生命——但那又如何呢?艾德曼在这样做的时候非常畅快、自豪,那么无论结果是什么,无论他被世人认为是勇敢的英雄还是自大的蠢货,他都会去做。

人生就是这样,与其瞻前顾后、裹足不前,还不如奋力一搏,努力抓住自己想要的。

“……我知道了,谢谢。”尘绯在心里稍稍松了口气——他感谢艾德曼的回答,没有让他进一步陷入自责的深渊。

“所以说,你到底在想什么?”艾德曼动了动,用手肘撑起身体,狐疑地盯着尘绯终于和缓的面容。

尘绯没有回答,反而突兀地另转了一个话题:“如果有一天,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会怎么样?”

“对不起我的事?”艾德曼拧眉,“那我会把你揍个半死不活,然后永远都不再理你。”

尘绯莞尔一笑:“这样就好。”

艾德曼:“……”

——所以呢?这是出轨的预兆吗?

“喂,说清楚,你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艾德曼的睡意彻底消散,抬手掐住尘绯的脖颈,“恶狠狠”地逼问。

尘绯没有作答,只是笑着将艾德曼的脑袋重新塞回自己的颈弯,随后紧紧抱住他的身体,根本不理会艾德曼挣扎的动作。

无法摆脱这种“不利”的姿态,艾德曼气哼哼地咬住尘绯的脖颈,用力磨了磨,这才再次合上眼睛、安静下来,但心底怀疑的种子却被种了下来。

是的,艾德曼怀疑自己的情(炮)人(友)是不是想要劈腿、琵琶别抱。

毕竟,他最近这一段时间一直在闭关修行、为化神雷劫做准备,与尘绯接触的时间少了很多,而尘绯一直挂着那张招蜂引蝶的脸招摇过市,难免会引来一些心怀不轨的觊觎者;再加上两人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少了很多新鲜感,说不定就有人就此趁虚而入,挖了他的墙角呢?

——不是有句俗话说“七年之痒”吗?对于修者而言,七年实在短了一点,但“几十年之痒”,还是挺有可能的……

虽然有了怀疑,但艾德曼却并不会表现出来。“大胆猜想、小心求证”是他的行为准则,万一他的脑洞开大了,岂不是十分丢脸?

只是无论艾德曼如何谨慎观察,都完全寻不到任何第三者的蛛丝马迹,尘绯也一如既往地喜欢黏他,甚至因为他的修为提升、体力耐力更强而在床上越发热烈持久,一点都不像是三心二意、心有所属的模样。

故而,尽管心中仍旧疑惑尘绯那日的问题到底出于什么原因,但艾德曼终究还是将这件事压到了心底,不再胡思乱想、百般揣测。

艾德曼的化神大典如同业宸道君想象得那般,的确办成了一项轰动三界的盛事,只是却并没有曾经的结婴大典那般一波三折、意外频发,于是少了许多谈资——当然,大家也都习惯了艾德曼在三界中的地位,无论他的化神大典如何盛大瞩目,都在众人的意料之中。

完成化神大典之后,艾德曼接到了来自雷霆的通知,表示有人在星际时代联络他,询问他是否要去接听。

艾德曼推开扶在自己身上求欢的尘绯,然后在对方控诉不满的眼神中遁去了道网,接通了来自小侄子琼霍华德维尔的通讯。

虽然被称为“小侄子”,但是琼已然是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了,年少时的稚气冲动全都变为了成年人的成熟稳重,甚至还在嘴唇上留了两撇小胡子,显得越发威严冷峻。

数十年过去了,艾德曼的父母辈已然老迈,逐渐下放了手中的权力、安心养老,而以琼等人为代表的新一代霍华德维尔也逐渐踏足政坛和军队,继续延续霍华德维尔家族的荣耀。

如今,琼霍华德维尔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大儿子出生时艾德曼正在妖族忙碌构建“妖网”,而这一次通话则正赶上他的小女儿出生。

看到屏幕中出现的艾德曼的影像,琼愣了一瞬,很快反应了过来:“小叔叔,你这是……化、那个化神、重塑身体了?”

“是啊,不久前刚刚化神的。”艾德曼愉快地点了点头。

“真是不容易啊……”琼一脸感慨,“几十年过去了,搞得我都快要忘记你长大之后的样貌了!”

“那你现在可以多看看。”艾德曼耸了耸肩膀,笑道。

与琼聊了聊最近一段时间家人们的讯息,很快,两人的话题便转到了琼的两个孩子身上:“我的大儿子现在已经五岁,记事了,什么时候将他带来给你看看?他也应该认识认识他的小爷爷了。”

艾德曼被那一声“小爷爷”雷得抽了抽嘴角——在华阳宗中,虽然他修为很高,但由于年岁关系,仍旧被年龄更长的道君们视为不靠谱的年轻人,没想到一转眼的时间,他都能当“爷爷”了……

默默吐槽了一下自己的辈分,艾德曼摇了摇头:“见面什么的,就算了吧,没有必要。”

琼期待着微笑的面孔僵了一下,蓝色的眼眸微微发沉:“真的……不见了吗?”

“嗯,不见了。”艾德曼肯定道。

虽然有些不舍,但也是时候开始剥离自己与星际时代、与霍华德维尔家族的联系了。修道者大多亲缘淡薄,艾德曼只希望能够送走这些与他真正相处过的亲人,至于下一代、下下代那些新诞生的生命,仅靠不知多久才能有一次的视频必然培养不起什么亲情,那么也就没有什么接触的必要了。

他相信霍华德维尔家族会一直昌盛下去,而他只需要在一旁默默看着便好。

琼理解艾德曼的想法,虽然他并不赞同、更不想让自己的小叔叔与霍华德维尔家族割裂开来,但他也同样尊重对方的想法:“……好吧,不见就不见了。真可惜我儿子在听到你的事迹后对你极为崇拜,喜欢你更甚于我这个爸爸。”

艾德曼失笑:“那我可就更不能见了,万一拐走了你的宝贝儿子可怎么办?”

琼冷哼了一声,不再多言,转而聊起了自己新出生的漂亮、乖巧的小女儿。在炫耀完女儿之后,他看着自己的小叔叔,得意洋洋地挑起眉梢:“说起来,我们这些侄子侄女都组建家庭、儿女满堂了,小叔叔你怎么还是一只苦逼的单身狗呢?”

艾德曼:“……”

好不容易跟家人通话一次,却被对方恶意炫耀,艾德曼默默磨了磨牙,决定反击。

于是,十秒钟后,他将尘绯与化作人形的貔貅一起揪了过来,然后糊了自己小侄子一脸:“我媳妇儿,我儿子!”

一袭红衣、貌美倾城的尘绯冲着目光呆滞、表情惊艳的琼嫣然一笑,格外得“贤良淑德”,而灰影则眨着那双与艾德曼如出一辙的湛蓝色眼眸,好奇地歪了歪脑袋。

琼:“……”

——我错了,我一点都不应该跟小叔叔比较什么是“人生赢家”。

——修真界这么厉害,也发展出“男男生子”的技术了?

——等等,前一段时间小叔叔不一直都是少年模样么?竟然弄出了这么大一儿子,我霍华德维尔家族的基因真是强大!

在这一通“炫妻炫子”的通话结束后,闻名星际时代的巨型陨石坑、连续数十年都在缓慢更新、只是作者越来越不走心的《少将修真日常》页面上,突然挂起了一条极为显眼的横幅:【恭喜本文作者步入婚姻殿堂!】

慕名而来的一众读者众脸懵逼:“……”

——几十年了才结婚,你是不是在逗我?!

第127章 终章——飞升

也不知是由于网络的存在,使得修习各道的修者得以相互探讨、相互促进、相互影响;还是由于三界修者的修为停滞许久,厚积而薄发,自艾德曼成功化神后,又陆陆续续有不少卡在瓶颈期许久的修者们相继突破,虽然比不上三界大兴之时的局面,却也难得令一众修者振奋不已。

大多数修者将其归因于网络,毕竟,不论是道、魔还是妖,都讲究一个“悟”,只有对自己所坚持的“道”有所领悟、认识更深,才能在这与天争命的路途上走得更远。而比起一个人困守一隅、闭门造车,开拓眼界、与处在不同立场、不同身份的对手相互辩论,则更加有利于全方位理解自己的“道”。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网络的存在,将处于不同地域、甚至一辈子都无法见面的人毫无阻碍得联系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庞大而不可或缺的关系网,无论你想了解什么,无论你想要与怎样的人接触,都能够在这里达成所愿。

越是了解网络,便越是能体会其重要性、越是离不开它,逐渐的,大多数修者不再仅仅将它当成是一种新奇的、有趣的、能够放松身心的事物,而是将其摆在了可以影响自己道途的重要位置,自觉主动地加以维护,避免其遭受任何危险与损害。

毕竟,无论多么重视权势、地位乃至钱财,修者们最根本的目标却仍旧是进阶、是飞升,是与天同寿,而与这一根本目的相比,其他的一切都是可以舍弃的。

百余年间,三界内修者的整体水平都有了一定程度的提升,而艾德曼也没有什么麻烦地顺利渡过自己合体期的雷劫。

在步入合体期之后,仙兽白泽将本该属于艾德曼的荣誉归还给了他,向整个三界公布,艾德曼不仅参与了网络的构建,更是道网的最初提议者、规划者与负责者,只是碍于他当时年龄小、修为低、并不受信任,这才由白泽出任道网明面上的管理人,代替他处理一些事务。

这个消息的公布,瞬时间让艾德曼的声望更上一层。倘若是先前,他与道网必然会饱经质疑,但是如今,身为合体期大能的艾德曼几乎能够在修真界横着走,再加上他与魔域魔尊、妖界龙皇之间的关系,竟没有任何人胆敢说一个“不”字。

甚至,还有不少修者认为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更加证明了艾德曼自小便不同寻常、理所当然会拥有如今的成就——天命眷顾之子,不外如是。

数千年后,道、魔、妖三界的所有目光都聚集在了远离华阳宗弟子活动范围的华阳宗后山、艾德曼自合体以来的闭关之所。

此时此日,汇聚了三界万余年全部灵韵的艾德曼将会在这里渡过自己飞升前的最后一场雷劫。

众位大能们远远围着,忧心忡忡却又满怀期待,而其余修为不够、或相隔太远的修者则通过早已被艾德曼提前安顿好的网络,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这一幕。

这一场雷劫,足足持续了一天一夜,当最后一道雷霆消散于天地间时,初生的朝阳穿透云层,将漫天金光洒向艾德曼,也洒向了整个三界。

云开雾释、光耀大地,似乎预示了新生与希望。

黑色的巨龙在空中盘旋飞舞,悠长的龙吟响彻寰宇,黑龙凑近艾德曼,似乎依依不舍,而艾德曼抬手摸了摸它的龙首,拍了拍,终究还是将它轻轻推开。

——虽然有能力将飓风一起带走,但飓风仍旧背负着曾经守护海族的承诺,还需要在这里停留几千年。

黑龙摆了摆龙尾,尽管不甘不愿,却仍旧还是被金光驱逐了出去。业宸道君欣慰地看着这一幕,扭头想要向尘绯询问他的打算,却发现那红色的身影不知何时没有了踪影。

挥别飓风,金光笼罩中的艾德曼感觉自己的身体摆脱了地心引力,轻飘飘地升上天空,他低头向下望去,只看到一张又一张仰望着的模糊却又包含期待的脸——然而其中却并没有他希望看到的人。

艾德曼心中沉了沉,他抬起头,重新仰望天际,良久之后,才终于在接引金光的尽头,看到了那个熟悉的人影。

“终于到了这一天。”尘绯微微一笑。

“你果然在这里。”艾德曼并没有什么吃惊的表情,只是皱了皱眉。

尘绯轻叹:“你早就猜到了?”

“那是自然,我又不蠢。”艾德曼耸了耸肩膀,“你的表现也太明显了。明明最初是你催促我快点飞升,但距离我飞升越近,你却越是烦躁不安,当我询问你曾经向我索要的承诺时,你又拒绝回答,只是一味表示等到我飞升后就能明白,任谁都会有所猜测吧?”

尘绯无法反驳,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一段时间的确错漏百出:“但是,你却没有向我求证?”

“就算我求证了,你也肯定只是敷衍了事,因为你怕事实真相会影响我的心境。”艾德曼语气笃定,“而闭关与渡劫,最忌讳的便是心烦意乱、情绪不宁。”

——所幸,艾德曼意志果决,最擅长的就是将一切胡思乱想抛诸脑后,然后专心致志地只关注自己的目标,这是身为一名战士最基本的素养。

“所以,就算问了也没用,反而会让你自乱阵脚,还不如假作不知。”艾德曼抿了抿唇,“那么现在……你可以告知我全部真相了吧?”

尘绯轻轻颔首,这一次他没有任何隐瞒,也没有继续隐瞒的必要。

此界灵气逐渐消散,倘若长此以往,必然会成为一个没有灵气、只适合凡人俗物生存的世界,而这样的发展对于上界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在发现这个情况后,上界众仙决定将此界完全封闭,使得灵气不再逸散,待到休养生息一段时间、或者下界之人寻到新的修炼方向后再行开放——而尘绯,就是这一把锁住整个三界的锁。

尘绯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他一片空白得来到这个世界,唯独记得、更无法违逆的就是自己的使命。

他在三界中游荡了这么久、也沉睡了这么久,这才终于等到了能够结束自己漫长无尽、又毫无乐趣的生命的人,在第一眼的时候,他就知道,艾德曼正是那把打开这个世界与自己身上枷锁的钥匙。

艾德曼来自于外世,他将为这个濒临陌路的世界带来前所未见的奇思妙想,也同样带来新的出路与方向。

于是,他跟在他身边,见证他的成长,甚至在必要的时刻施以援手。他迫切地寻求解脱,却不料反而将自己的心赔了上去,枯燥无味的生活变得多姿多彩,冷漠的内心也变得温暖愉悦,于是越是临近终点,就越是留恋不舍、越是难解难分——却无法停步、无法回头。

“所以呢?”艾德曼听完尘绯的叙述,面沉若水,“我要如何才能打开……你这把锁?”

尘绯轻笑一声:“被打开、又不需要重复利用的锁,永远都只有一个命运。”

艾德曼的语气冷了下来:“如果我不愿意呢?”

“你答应过我的。”与之相反,尘绯的神色却极为柔和,“这是你对我的承诺。”

“我可以反悔。”艾德曼冷硬地反驳。

“你不能。”尘绯摇了摇头,“现在,你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对不起。”

尘绯的眼眸中满是深情,还有歉疚、后悔与祈求,让艾德曼根本不敢与之对视。他一向平稳的手微微发着颤,直到生死离别的这一刻起,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对于尘绯的感情并不是什么简单的炮友亦或是朋友。

数千年的陪伴,让尘绯完全融入到了艾德曼的生命中,即使没有经历过什么波折困阻,却似水源似空气,不可或缺。

也许是爱情,也许不是,但这却并不重要。艾德曼只知道,他不愿对尘绯出手,不愿看着他消亡,仅仅只是想象,便令他茫然失措、狼狈不堪——明明,他一直是很独立的人。

不论是日久生情还是“日”久生情,终归,这份情已经生出来了,容不得艾德曼忽视或逃避。

目 录
新书推荐: 重生七零团宠旺家小媳妇 大佬甜妻宠上天 别蹬腿,你还能再抢救一下! 初之爱(都市H) 病弱情敌她总肖想我(GL) 生娃 重生七零小村女 错位婚姻:被摘下的婚戒 捕快网游录 全员修真禁止恋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