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 > 我是剑仙 > 第一千二十五章 下界如赶集

第一千二十五章 下界如赶集(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北境天策林北苏婉 模拟修仙:找出最佳人生轨迹 夫人被迫觅王侯 乱唐诡医 我对钱真没兴趣 我被禁区污染七十年 药祖她穿回来了 开局返利:靠刷任务变强 开局金光咒,我被校花直播曝光 诸天之盾者无伤

白城之战之后,第八年秋。

伴随着天机城的陷落,云州正式宣告失守,妖族、魔族数百万大军长驱南下,于次年展开了对济州、蜀州、凉州的攻伐。

线下。

一整个上午,林昭依旧带着绯月运输的数十架战机来往于溪城、苏城之间的郊野,到处救人,但海兽潮一过,丛林中的变异生物也越发的狂躁起来,处处可见白骨,惨不忍睹。

一直到中午时,林昭带着陈雪风尘仆仆的返回基地,依旧未见罗曼父母的下落,甚至,林昭已经忙碌到根本就没空上线查看第九日游戏里的战况了。

……

游戏中,又是一年,春意复苏,雪域天池一带渐渐披上了一层葱茏绿意。

此时,雪域天池之上依旧只有一座荷风书院矗立,书院中心,一株白树荧灿灿的泛着浓郁文运,正是顾零榆的化身,而书院中,顾零榆的一群弟子每日扫尘、种菜、除草,在书院中自给自足,在先生的庇护下已经安然度过九年之久了。

天池上,一列列魔族铁骑纵横驰骋,妖族倾巢而出南下,出动了超过十五座军帐的兵力,所以雪域天池暂时交由霓裳天下来把守,魔族派遣了一支2000人的战骑驻守雪域天池,每天派出数十支斥候巡弋四野,以免人族的力量在北域落地生根。

上一次,来雪域天池的人族,是杦栀、余晚柠带着三万雪域军团来了,但是来去匆忙,只是将雪域天池上的魔族驻军给尽数砍杀了而已,之后杦栀、余晚柠途径荷风书院,遥遥的冲着白树拱手行礼,并未有过多的打扰。

林昭不回来,杦栀、余晚柠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位化为白树精魅的读书人。

雪域天池,北山外。

九丈原一带依旧还被积雪覆盖着,只是在积雪之下,已经有一片片绿意冒头,大地即将回春,而在积雪之下,还埋藏着一些过往的痕迹,九年前的白城之战后,还有许多尸骨、破碎甲胄遗留在九丈原一带了。

“唰!”

空中,一缕金色涟漪荡漾开来,伴随着浓郁的兵家杀气,一位背剑白衣兵家大修士从上界而来,正是兵仙韩信。

阔别九年,当韩信再看向那座雪域天池与山巅别苑遗迹时,只觉得早就已经物是人非了,如今天下还在动荡,但如果当初没有那小子的谋划,恐怕就不止是动荡那么简单,那妖族、魔族怕是早就将人族的骨头都啃干净了。

“唉……”

韩信一眼望去,雪域天池失守之后,山巅别苑被妖族洗劫一空,但凡有一点底蕴的东西基本上都被搬空了,甚至就连荷池都被挖走了,而那座天然居早已经年久失修,破破烂烂一片,窗户洞空,布满蛛网,唯有那片竹林依旧郁郁葱葱。

兵仙有些失神,甚至有些错觉,觉得耳边有人亲切的叫一声“韩信大哥”,觉得中午还能喝上一顿鲜辣无比的白鱼汤,可惜终究是物是人非,故人早就不在了。

“好了。”

他收拾一下心神,迈步走在九丈原的雪林之中,一双眸子扫视九丈原,右手轻轻张来,顿时一缕流水般的血色杀伐意境缭绕。

“兵家唐广君。”

韩信轻轻一扬眉,道:“韩信来接你回武庙了,还不速速现身?”

荒野里,一片寂静。

“哼!”

韩信不禁嘴角勾起,笑道:“怎地,还在跟我,在跟丁牧宸较着劲呢?还是说,你唐广君在雪域天池上出剑,斩杀了许多上五境大妖、为人族立下汗马功劳之后,觉得自己又行了?”

四野,依旧一片沉寂。

顿时,韩信眼圈一红,道:“真的已经被杀到这等魂魄几乎完全消散的地步了吗?你唐广君的一把登天硬气的很,不应该啊……”

这位身经百战,见惯了生死的兵仙,竟鼻子一酸,差点眼泪都掉下来了。

然而,就在这一刻,忽地掌心里的血色杀伐之气扭动了一下,似乎有所感应,顿时韩信不禁露出一抹笑容:“这就对了嘛,以你的性子,还是要为自己想一想的,难不成真的好事做完了,一点都不要人间眷顾了,你唐广君肯定不是那种人!”

说着,韩信纵身一跃,落在了一片荒野雪地之上,他轻轻抬手,顿时地表之上的积雪、泥土纷纷抬升而起,而下方,则埋着一件颇为朽烂的衣甲,在雪地下埋了九年之久,早就已经锈迹斑斑,袍子都已经烂光了,但在重见天日的那一天,竟然有一抹血色意境流淌其中。

“雪域天池为人族出剑,身死道消,最终……魂归战袍?”

韩信失笑道:“有点意思啊,按照这份功德,你唐广君是必入武庙七十二将了,而且排名或许能在前二十位,啧啧,我先提前恭喜了!”

说着,兵仙手掌一旋,将附着唐广君少许魂魄的衣甲纳入储物袋之中。

“行了。”

他抬头看向南方,道:“事情还有不少,该去南方走一趟了。”

……

云州。

一座酒楼之上,坐着两位魔族大修士,一个是一袭白袍的十三境大修士冉卿,另一位则是一袭银色短衫的十二境银龙剑仙曹炎,两人相对而坐,桌上放着几道小菜,两壶好酒,两人虽然是霓裳天下的山巅人物,然而在云州城内却也没有太多的好酒好菜,毕竟魔族数十万铁骑已经快要到吃不上饭的地步了。

对面,是一座化为灰烬的云想楼。

师寒音的一把大火,不但烧了云想楼,也烧死了神骑都尉晨铳以及三百多名魔族铁骑中的战将,这一把火,可谓是烧得霓裳天下损失惨重。

但云想楼化为灰烬之后,神骑都尉羽枫下令,保存着云想楼的旧址,任何人不得损毁,也让后来的霓裳天下中人多看看,看看人族的一个弱女子是如何为人族天下杀敌的,更让霓裳天下的人知道,晨铳等人,其实是霓裳天下的耻辱。

此时,正值深夜。

云想楼的残垣断壁之中,似有一道无比凄婉的声音传来,正轻声吟唱。

是师寒音的一缕魂魄。

“哼!”

曹炎转脸看向云想楼那边,淡淡一笑道:“还没死透,还想乱我霓裳天下修士的道心?”

“怎地?”

冉卿微微一笑:“想一剑彻底灭了师寒音的阴神?”

“算了。”

曹炎嗤笑道:“不过是一个不足道哉的魂魄罢了,我又怎会与她一般计较,只是可惜了那些神族儿郎了,竟然被一个没有一丝修为的师寒音一把火都送了葬,着实可惜了。”

冉卿眯起眼睛,笑道:“其实哪有什么神族?不过都是下界生灵罢了,都是血肉之躯,曹剑仙难道不觉得这人族山上、山下都相当的令人敬畏吗?妖族、霓裳,两座天下合围,他们居然还支撑了九年之久,甚至如今韩夜棠在南,杦栀在北,打得妖族、霓裳两座天下踟蹰不前,依我之见,战局即将发生变化了。”

“我又怎会看不出来。”

曹炎深吸一口气,看向北方,眯起眼睛笑道:“林白衣是真的厉害啊,多年前的一个布局,似乎就已经预见到了今天的这个局面,用九年的时间,用一座雪域天池,一座扶苏长城,一个山海关,再加上一座云州,硬生生的将妖族、霓裳两座天下的兵力消耗了一半以上,山上修士更是死伤无数!”

冉卿饮了一口酒,道:“此酒,无甚滋味,不如去一趟洞庭湖,去见见那位湖君,趁着霓裳天下未败之前,讨要一口酒喝总不算是过分吧?”

曹炎不禁失笑。

洞庭湖君商绪礼自身十二境,坐镇洞庭湖则相当于十三境,但毕竟只是一位湖君,战力大约与冉卿差不多,但如果再加上曹炎这个十二境巅峰剑修,则商绪礼必败,何况如今整座云州都在妖族、霓裳的掌控之下,此时去要洞庭酒,时机刚刚好。

“走!”

银龙剑仙拍拍身上的灰尘,起身笑道:“找商湖君喝酒去!”

……

儒家文林。

文庙那边一片文运升腾,靠近学宫的位置,更有读书声琅琅。

一道身影飘然而至,一袭白衣胜雪,手握一柄仙剑惊华,正是十三境巅峰林婉华,只是比起九年前,林婉华的修为更为深厚了,而且一把惊华在上界已然立下了赫赫战功,特别是封神台一战,死在惊华之下的心魔多不胜数,在上界的十三境中,林婉华的战功首屈一指,甚至超过了大部分的上界十四境!

也正是这份战功,让林婉华换来了一次下界的机会。

她立于文林外,皱着秀眉,等待答复。

不久后,两道身影走来,一个是复圣老先生,一个则是儒家十三境剑修荆楚。

“林丫头。”

复圣老先生双手背在身后,摆出了长辈的模样,笑道:“下界去,可是找我家小昭的?”

林婉华抿了抿红唇,俏脸上颇为害羞,但下一刻撅撅嘴,赌气道:“是!”

“好好好。”

复圣老先生眯起眼睛,笑道:“你是怎知我家小昭还有一线生机的?”

“心中有感应。”

林婉华道:“总觉得他还在。”

“哦……”

老先生有些失望,摸摸额头,还以为这丫头猜到了真相呢,至于事情的真相其实也很简单,当年至圣先师亲自下界将浩然金令赐予林昭,有一枚浩然金令护体的林昭,岂是它半座无妄山就能压得死的?

“想好了?”

老先生声音温和,道:“用你在上界血战九年的战功,换一次去下界的机会?”

“嗯。”

林婉华微微一笑:“但是丑话说在前头,我若是在下界杀妖,这战功要不要算,复圣老先生好歹也是儒家文林四圣之一,说话管用不管用啊?”

“管用管用。”

老先生只觉得头皮发麻,道:“下界杀妖也算战功,我老人家的话也算管用,不过荆楚一起去,有个照应。”

“嗯。”

林婉华瞥了一眼荆楚,问:“怎么你下界就像是赶集一样频繁?”

荆楚挠挠头,差点就说脏话了。

能有什么原因,修为低呗,哪像她林婉华,一身超凡入圣的剑修修为,她的一次下界,人族四大祖庭确实要损耗不少气运。

目 录
新书推荐: 一号战婿 骸骨武士 提前一道纪登陆洪荒 霸武 权少请关照 宴先生缠得要命 莺妃传 重生军婚撩人 地府巡灵倌 透视贴心高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