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 > 霸武 > 第三六二章 警惕(求月票)

第三六二章 警惕(求月票)(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仙者 公爹从没开过荤(1v1 翁媳 古言 原名戏莺) 探花郎火葬场实录 【np】扰龙 你要对我负责 野犬 禁止早恋 满级医修重回真假千金文 穿书成男主他亲妹后【八零】 替身的野心是上位

当问铢衣一剑噼入云海仙宫的那扇虚幻大门,整片天地都为之轰然动荡。

无数肉眼难见的细碎裂痕在天空与云海间滋生,下方被冻结的海面,也在这刻碎裂开来,无数冰渣往上溅射。

楚希声发现周围的时序虚空,就像是原本顺滑运转的齿轮组被卡住了的感觉,不但完全停止了运转,且在剧烈震颤着。

他还望见云海仙宫的那座朱红大门开始结上了一层寒冰。

这冰层迅速扩散着,往两边的宫墙上快速蔓延。

楚希声的童孔微收,心中波澜潮涌。

问铢衣的这一剑,不但冻结了太虚,也冻结了时序,得以破开云海仙宫‘正立无影’的法门,直接攻入云海仙宫的内部。

这就是当世的超一品,凡人武道的极致吗?

“这就是‘一剑倾城’问铢衣?”

燕归来眼望着上空的银甲少女,眼神惊异的同时,也含着几分钦佩:“好厉害的冰法!她的武道,已经到了天人同律的地步,不!甚至是接近天人合一的境地,确实当得起‘倾城’二字。”

楚希声心神微动。

他看过一些无相神宗秘传的武学经典,知道当世的一品高手,大多都是在做着‘师法天地’的功夫。

也就是学习前人遗下的武道经验,或是观察天地间的各种现象,总结推衍出完整的天规道律,融入自身的武道当中。

后面就是‘天人同律’,就是将自身融入到一条天规道律,人与道合,可以从相应天规中调度出更强大的力量——这是凡人们打破人神之限,踏入超品境界的必要条件之一。

如果有一品高手掌握了‘天人同律’,功体修为却还未能够突破人神之限,那就是半步超品的境界,也可称之为超一品!

昔日的血睚刀君,还有现在的一剑倾城问铢衣,都是这个层次。

还有秦沐歌。

世人以为霸武王的武道,还是在追本朔源之境。

不过楚希声听楚芸芸私下透露,她早在斩杀‘皇极烈’之后,就已经踏入到天人同律的层次,且在这条道路上走得比较远。

‘天人同律’之后就是‘天人合一’,进一步融入天规道律,到了这一步,已是休戚与共的地步。

达至天人合一这个境界的人族修士与巨灵,妖魔等等,都可以从天规道律中获取更强大的力量,这些天规道律也会因他们而变得更加巩固,更加强大。

这就像是朝廷制定的律法,必须有执法之人去执行,才能真正起到作用。

到了这个层次,就足以证道永恒,成就‘神灵’了,也就是木剑仙的境界。

‘天人合一’之后,就是‘与道合真’,真正与自身的天规道律结合在一起,并将之完全掌控。

那个时候,他们本人就代表着这条天规道律。

当世的那些强大神灵,还有那些神兽始祖,大多都在这个境界。

也就是衍道,融道,合一,最后将之掌控的过程。

此时整个石台上的众人,大多都屏住呼吸,凝神注目着上空的问铢衣。

所有人都想知道,这位一剑倾城能否攻破这云海仙宫的禁法。

如果问铢衣的武道,强大到足以强行打破仙宫,强取仙宫之物,肯定不会遵从神鳌散人的规则,参与这云海仙宫之争。

这就意味着这场争夺仙宫传承的游戏,还没开始就得结束。

楚希声也在凝神观望,只见那云海仙宫内部的寒冰持续扩散。

一个呼吸前还只是覆盖着那朱红宫门与周围的宫墙,此时却已持续扩散到仙宫深处。

那些萦绕于内的白雾尽数消退,显露出一座座被冰封的亭台楼阁。

不止是建筑,还有里面的阵法。

楚希声看到仙宫内的那些建筑外,显露出了一个个被冰封的赤金色符文。

它们也像是被卡住了的齿轮组,不但停止了运转,彼此之间还起了冲突,引得周围阵阵灵爆。

不过就在三个呼吸之后,云海仙宫内的阵法濒临溃灭之际。总数十二个穿着青衣,身负长剑的消瘦身影,同时闪身到了朱红色的宫门前方。

众人仔细看,发现它们竟都是木质的躯体,五官凋琢的极为精致,却僵滞呆板,没有任何表情。

它们的身形也一模一样,穿着同样的衣服,背负着同样的剑器,外表没有任何区别。

楚希声眉梢一扬,认出这十二个青衣人,都是他以前在临海九品秘境见过的‘云海剑傀’。

十二个云海剑傀现身之后,就同时拔剑竖立于胸前,随后一圈圈圆形的符阵,从它们的剑身上层层叠叠的展开。

下一瞬,问铢衣轰入仙宫的寒冰之力就为之一滞,轰然断流,都被阻绝在仙宫之外,再无法侵入分毫。

那无穷寒力不得不溢散于外,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楚希声目光所及的整个世界都被彻底封冻,维持这片天地的天规道律都失去了作用,只剩下了问铢衣的寒法。

唯有他们立足的这块石台,由于神鳌散人定下的‘金科玉律’之故,还保持在正常状态。

不过这块石台上的温度也骤降到极致,石台上的寒冰越结越厚,使得修为稍弱的舟良臣与小玄武都冷到瑟瑟发抖。

一众武修为不得不全力运转真元,化解身外的寒力。

否则不久之后,他们也将冻结在一层厚厚的寒冰当中。

高空中的问铢衣则是冷冷‘哼’了一声:“封断之法?螳臂当车。”

此时她身后,竟然又显化出了一个高约百丈的银甲巨人。

这巨人的整体形象与问铢衣一般无二,没有任何区别,只是躯体放大了无数倍,高度比肩不周山的那些一品巨灵。

银甲巨人的身后则是一片黑暗虚无,从中散出无穷的冰绝死寂之意。

与之相应的,是云海仙宫内的十二尊云海剑傀,还有他们结成的剑阵,也开始覆盖上了一层寒冰。

“这是?”宗三平不由眼神惊疑:“这莫非是法相天地?”

他一眼就看出这不是简单的武意显化,更像是那些‘强大神灵’才有的能力‘法相天地’。

这些‘神灵’已经与道合真,真正与天规道律融合在了一起,自身就代表着一条天规。

所以他们自身的形象,就是这条天规道律的显化。

“还差得远,这应是一种强大的血脉力量,加上她手中古代神兵的助力。”

燕归来摇着头,神色不可思议:“不过也很厉害了,她居然直接冻住了这些云海剑傀联手施展的封断之法。可见她已经接近到冰法的极致,在这方面的造诣直追神灵。

我不明白,像她这样的人为何还未能突破超品?人神之限对她来说应该没有障碍才对。宗主他自认是凡人无敌,可能有些托大了。”

昔日的血睚刀君之所以升不上去,是因‘血睚’乃开辟道路之人。

在他前面,除了一个明镜刀君之外,就别无他人。

即便明镜,也仅仅只走到了一品下的境界。

血睚刀君必须自己改良功体,参研刀法,参研武意,甚至进入超品的秘药与诸天秘仪,都需自己推朔出来。

这条道路的艰难,是其他武修的十倍。

寒法却不同,这条道路早就有了完整的传承。

数十万载以来,成百上千的武修术修借助此法登顶,甚至打破了人神之限,踏足超品之境。

问铢衣有着前人的经验,突破人神之限的难度几乎没有。

楚希声则是遍体生寒。

这不是因问铢衣的无边寒意所致,而是问铢衣展现出的神通伟力。

数千年前的神鳌散人,核心力量是‘封天’与‘断天’这两种强大法门。

‘封’是封印万物,‘断’则是斩断一切。

其中断天与木剑仙的截天有相似之处,不过断天仅仅只是断,截天却还有拦截,截取之力。

某种程度来说,断天就是截天之道的一部分,威力也极其强大。

此时那十二尊云海剑傀的‘封断’之法,却被问铢衣给‘冻’住了。

那是真正意义上的冻结一切,连天规道律也不例外!

那云海剑傀身上的冰层越来越厚,而就在它们快要被封冻在冰层内的时候,那云海仙宫的内部又有十二尊云海剑傀闪身而出,出现在朱红大门外。

他们同样将长剑竖立身前,一圈圈的圆形符阵向外张开,使得剑阵中的封断之法更加强大。

“竟有二十四尊云海剑傀!”任笑我吃了一惊:“不是说只有十二尊么?”

“应该是以前从没有人能够从云海仙宫内,逼出十二尊以上的剑傀吧?”

方不圆的眼中闪着异光,忖道这位神鳌散人简直太有钱了。

他不由舔了舔嘴唇:“这位神鳌散人能锻造出这二十四尊云海剑傀,看来也非是凡人。就不知这套剑阵,能不能挡得住?”

这是所有人都在关心的事。

如果挡不住,他们这一趟就是白来了。

他们没人是这位‘一剑倾城’的对手,只能在仙宫被封冻之后,看能不能从仙宫的边角之地捞一点好处。

二人对话之际,问铢衣身后的银甲巨人,已经抬手一招,在半空凝聚出了一口长达六十余丈,尾部有着一个冰轮的巨剑,往云海仙宫内一剑斩下。

众人只听‘卡察’一响,那云海仙宫之外的虚空壁垒,竟滋生出无数裂痕;里面刚出现的那十二尊云海剑傀身上,也开始覆盖上了寒冰。

就在众人暗暗心惊,感觉这云海仙宫已经快保不住的时候,问铢衣却忽然收剑。

她将手中的冰轮剑返归鞘内,身后的银甲巨人,也随后散化无形。

此女往云海仙宫的深处深深看了一眼,随后御空落在了石台之上。

当问铢衣在石台的中央处站定,台上竟是一片死寂。

在问铢衣浩大剑威的压迫下,此间的一众武修术修都陷入沉默,不但无人敢发出声响,还有些人被迫屏住了呼吸。

问铢衣目光环视扫望之际,也只有寥寥十数人没有避让,敢于与她正面对视。

银甲少女对此间的一众武修都不甚在意,在扫望了一圈之后,就往楚希声看了过去,那宛如冰湖般的眸光隐生波澜。

楚希声心神凛然之余暗暗惊奇。

这女人为何偏盯着他看?

是因昔日在归墟,自己击败了她的那个子孙?那个冰城少主长孙兵权?

这也太小气了吧?

不过看这女人的神色,又不像是怀有敌意的样子。

当初在归墟,问铢衣也是一派宗师气度。

问铢衣要想寻他的麻烦,不会等到现在,当时就可将他与素封刀留在归墟。

倒是那长孙兵权站在问铢衣身后,用刀枪剑戟般的目光紧盯着他。

此人战意昂扬,显然是想要寻机会一雪前耻。

楚希声心念一转,就神色落落大方的朝着问铢衣拱手一笑:“无相神宗弟子楚希声见过问前辈,时隔数月不见,前辈风采更胜往昔。”

问铢衣童孔却微微一收。

前辈?

问铢衣随即自嘲一哂,面甲后那张吹弹可破的脸上现出了一抹苦涩笑意。

她大了楚希声好几百岁,确实是他的前辈。

问铢衣的眸光恢复冷漠,朝着楚希声微一颔首,就收回了目光。

这位随即在石台中央盘坐了下来,双眼微阖,存神入定,静静等候。

台上的众人也顿觉心神一松。

虽然问铢衣还在台上,不过这位‘一剑倾城’带给他们的压力,却已大幅削减。

不过众人却还是大气都不敢出,也不敢高声议论,生恐将问铢衣激怒。

这位可是能封冻仙宫法禁的存在。

只要问铢衣愿意,可以把石台上的‘金科玉律’与‘天诛地灭’全数封冻。

这两种一品术法,只怕都无法限制她分毫。

楚希声则是暗吐了一口浊气,心神稍稍放松。

之前的感觉,像是教导主任位临教室,现在则是教导主任在台上坐了下来。

虽然威压依旧,气氛却缓和了些许。

他转头小声询问身侧的楚芸芸:“你在看什么?”

楚希声刚才就发现了,自问铢衣现身开始,楚芸芸一直都在看着云海仙宫的内部。

“这里面有一件不弱于‘太初冰轮’的神器,既非幻术,也非时序与虚空,而是律令!这云海仙宫中的所有力量,什么梦幻泡影,正立无影,金科玉律,其实都是律令的显化,神鳌散人也很有钱,灵石简直无穷无尽,所以问铢衣打不破里面的禁法。还有——”

楚芸芸斜目看了问铢衣一眼,佩服之余,也夹含着几分怜悯:“问铢衣有伤在身,寿元无多,经不起大的消耗,她耗不过神鳌散人在宫内的布置。”

楚希声吃了一惊,往问铢衣的方向看了过去。

这位一剑倾城挟拔山超海之力,横扫无敌之势西征,却已寿元无多?

“怎么可能?”

楚希声不敢相信道:“我挺说修行冰系武道的人都很长寿,活个两三千年都很正常。”

其实不是长寿,而是擅于龟息冬眠,延长岁寿。

他们还能够在不活动的时候将肉体与元神冰封,给自己保鲜。

“刚过易折,她的寒法走的太远了,已经超过了凡人能承载的极限,她本不该如此,让自身的阴寒之力积蓄到这个境地。”

楚芸芸说到这里,忽然神色一动,定定的看着楚希声,碧蓝色的眸中光泽闪动,若有所思。

楚希声不明所以,一头雾水:“芸芸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没什么。”

楚芸芸摇着头:“你稍后进入宫内,要紧跟着我,绝不可落单,也不得靠近问铢衣,一定要小心她。”

楚希声哑然失笑;“人家一代宗师,不会对我出手。”

他要小心的,是极东冰城的其他人,比如那个长孙兵权。

这叫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何况问铢衣真要对他不利,他防得住吗?

楚希声随后又神色微动:“对了,进入仙宫之后,芸芸你可有胜过问铢衣的把握?”

在云海仙宫的外面,还没有恢复力量的楚芸芸,肯定不是问铢衣的对手。

他唯能指望仙宫之内,那件神器能够压住问铢衣。

楚芸芸闻言则微一摇头。

问铢衣不会对楚希声出手吗?那可未必。

从传言来看,这位一剑倾城的人品口碑是很不错的。

然而楚芸芸一生当中,看过太多为了活命而放弃道德与尊严的人。

“在五品修为,我与她应该是在二八开。她八我二,主要输在器物上。她有完整的太初冰轮,我只有残缺严重的逆神旗,还有法器与战图,我也差了她许多。不过若战到三个时辰之后,获胜的一定是我。”

楚芸芸随后也盘坐了下来,闭上了眼睛:“调息养神吧,这次云海仙宫之争强手无数。我们的对手不止是她。除了问铢衣之外,此间还另有高人。”

她心里却在想,不知那位阐门至尊出手的目的,是否为仙宫中的律令神器?

而此时在他们‘兄妹’六尺之外,陆乱离生出了疑惑之心。

这两兄妹收着声音,在滴滴咕咕些什么呢?

不过陆乱离暂时无暇理会。

她正眼神凌厉的扫望四周。

陆乱离可以确定!

那个人来了,一定来了!

刚才那问铢衣看楚希声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一道目光,让她背嵴发寒,寒毛耸立。

她的父亲——‘刀剑如梦’陆沉一定就在这附近!

他究竟是谁?

众人在这石台上等了大半日。

由于问铢衣的缘故,石台上异常安静。

绝大多数人都在闭目静坐,他们或是入定养神,或是参研观想。

后面还陆陆续续来了一些人。

他们虽然来的晚,却也非常识趣,都远远避开了问铢衣,在石台的边角处择地落脚。

只因被问铢衣一剑冰封的三百里海面,至今都还没有融化的迹象。

直到第二天的午时,一位身影虚幻的青袍老人显化在问铢衣的身侧。

他鹤发童颜,白须白眉,气质清奇,仙风道骨。在他面部的左下角,还有着几块雪片形状的白色胎记。

楚希声在临海九品秘境中见过这老者,那正是神鳌散人。

不过这个神鳌散人的分魂化体,明显更灵动许多。

他扫望了在场众人一眼之后,白眉竟微微一皱:“时辰已至!此间所有持我仙宫秘钥之人,皆可携带五人进入仙宫,一应参与本人传承选拔之人——”

此时神鳌散人的语声一顿,僵滞了片刻,才皱着眉继续说道:“一应参与本人传承选拔之人,入宫时修为必须保持在五品之下,且队伍中必须有一人年龄二十以下,修为不超六品。不符合条件之人,可在三十息之内退出石台,否则必死于天诛地灭之下!”

楚希声目光凝重。

神鳌散人留下的意志果然被扭曲了。

本该限定五品修为之下的修行之士才能进入云海仙宫才对。

三十个呼吸很快过去,没有任何人退出石台。

此时一层浩大的灵力,覆盖了整个石台。

楚希声瞬时只觉眼前天旋地转,时序太虚都扭曲变化。

当他的视界恢复正常,发现自己正立足于一个大殿之内。

这殿堂别无他人,只有他们这个小队。

楚芸芸,剑藏锋,计钱钱,陆乱离,舟良臣,还有小玄武。

这大殿内部则约有两亩之地,极其空旷,只有中央处有一座高约一丈的石碑。

此时计钱钱已经恢复正常,她看了这石碑上的文字一眼。

“这上面是两门强大的术法,叫做‘一语成箴’与‘天罚雷暴’,只有术法修为九品到六品之间的术师可以修行。这似乎是神鳌散人的术法根基,只有习成了此术,就不用再限制修为。”

楚希声也看完了石碑上的内容,他心神一动。

也就是修成这两门术法之后,他与陆乱离就可以晋升功体?

楚芸芸则双手抱于胸前道;“这一语成箴与天罚雷暴是言灵律令一脉的法门,不过神鳌散人应是改良过了。看得出来,它们比一般的言灵术强太多。”

她陷入凝思。

在六品下的境界,她只能凝练六门本命法术。

她的具现拟化之法,只需占据其中之二,倒是可以腾出两个本命法术,学这一语成箴与天罚雷暴。

这与她本身设想的道路不一样。

不过——这言灵律令之道对她的帮助似乎更大。

目 录
新书推荐: 一号战婿 骸骨武士 提前一道纪登陆洪荒 霸武 权少请关照 宴先生缠得要命 莺妃传 重生军婚撩人 地府巡灵倌 透视贴心高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