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竞技 > 一妻难求(作者:左手天涯) > 第156节

第156节(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星程攻略 网游之占尽先机 上古传人在都市 助手也要当漫画家 天庭幼儿园 暖婚之如妻而至 弃妃狠绝色:王爷,请下榻! 魔兽争霸之极品武神 风流推销员 我真是大骗子

矛盾吧,但那时候王宝就是那么做的,明明是她先抱了了顾清尧,事后她还倒打一耙说不是她愿意的。

冷君傲冷冷的看了一眼王宝,转身头也不回的走。

回去的那条路对王宝而言是心惊胆战,是提心吊胆。

冷君傲始终不说话,最后把王宝送回了家里。

“别和大哥他们说。”许是做了对不起顾清尧的事情,心里愧疚,王宝十分的担心因为那件事情顾清尧受到牵连,一下车就求冷君傲,而结果冷君傲的脸色更加的难看,甚至推了一下王宝。

迈步冷君傲直接进了别墅,进门便把下午看见的事情告诉了王少棠。

当时的王少棠难得有时间在家好好休息,王宸也难得有时间回家喘口气,父子两个人注视着进门后脸色极度难看的冷君傲相互看了一眼,最终判定冷君傲是对的,应该给王宝找一家离顾清尧远点的地方读书,而王宝却说什么都不愿意。

那时候王宝觉得很愧疚顾清尧,让顾清尧背了黑锅,说什么也不肯转学,还为此跑到楼上去不出门。

王少棠父子两人无奈,最终只好打了个电话给顾家,和顾清尧的父亲说这件事情。

顾清尧的父亲到是十分的好笑,还玩笑说:“孩子们闹着玩,也不是当真的事情,清尧都说了,是宝宝身体不舒服,需要借个肩膀用,难不成你要清尧一把推开宝宝,你也不是不知道,清尧这孩子从小就喜欢宝宝,护着还来不及,怎么会推开。

况且这件事情也是事出有因,我问过了,事情发生前姓冷的那小子和我家丫头在一块,两个人做了点越界的事情,你怎么不问问是怎么回事,我正让我家丫头站着,你也别只顾着找我们的不是。”

顾清尧父亲的一番话引起了王少棠的留意,电话挂掉追问起冷君傲到怎么会在哪里的事情,冷君傲什么都说了,唯独没说顾清雅亲了他一下的事情。

事情最终也没有水落石出,事后不久顾清尧的父亲就因为意外死了,而那年的王宝忽然的发现,顾清尧好像是什么都没有了。

听说顾清尧父亲离开的消息,王宝茫然的愣在教室里,顾清尧慌忙的朝着门口跑,门口哐当一声摔了个跟头。

王宝起来追出去,一路追着到了校门口。

学校的门口停着顾家的车子,顾清尧上了车王宝就跟了上去,结果等到两个人回去,人已经躺在了太平间的床上。

顾清尧哭的不行,王宝第一次看到顾清尧哭的那么上心难过,像是一只被抛弃的小兽,孤独的嘶吼着……

那年的冬天像是比每年的冬天都要冷,顾清尧因为父亲突然离世的事情休学在家不肯回学校读书,王宝时常的跑去看国庆要,因此也无心读书,没办法家里给王宝办了休学手续。

那年的冬天王宝至今想起还是那么的冷,那种冷至今难忘,以至于多年后想起,王宝还会觉得,如果那个姓顾的男人没有离开,说不定他有办法让她和顾清尧修成正果,说不定她也不会如此模样。

不会和冷君傲继续纠缠,也不会遇见林墨阳,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轨迹,他们是永远遇不到一起的平行线。

☆、009结束

那年的冬天王宝陪了顾清尧整整一个冬天,为了能让顾清尧心情好过一点,甚至陪着顾清尧去了国外。

国外的那两个月王宝什么事都迁就着顾清尧,只不过,顾清尧的情绪一直不在状态,即便王宝处处对他好,他也还是无动于衷的对着一个地方发呆,王宝甚至担心顾清尧的精神会出问题,还打了电话给大哥王宸,要王宸也过去,帮她找个心理医生。

王宸在圣诞节前夕赶过去见王宝,并且带了一个心理医生过去,结果心理医生事后告诉王宝和王宸:“顾清尧要是精神病,全世界都没有正常人了,他的心理状况比我都好。”

王宝不知道顾清尧做过什么,只是知道,顾清尧把心理医生气的不行,差点暴走。

陪着顾清尧的那段时间,王宝渐渐熟悉了对顾清尧的依赖,却也看清了一些事情,比如她和冷君傲之间的关系。

那时候的王宝想,她确实太小了,如果这样一味把时间都用在冷君傲的身上,那她的以后还剩下什么。

或许真像冷君傲说的那样,他们之间没有可能。

记忆深处,王宝最容易被唤醒的一个地方就是冷君傲看她的那种眼神,看着一个小不起眼的眼神。

十七岁那年王宝陪着顾清尧国外回来,回来后的第一件事情是整理心情,而后回学校上课读书,至于冷君傲,就此别过了一年的时光。

那一年里,王宝只字不提和冷君傲的事情,甚至是想,就这样算了,今后的路别再交集。

时间如流水一般缓缓流过,王宝在那一年里用最快的时间追赶上以前落下的学业,顾清尧也在那一年里稳步跟在王宝的身后,两个人用一种极度安静的默契形影不离的行走在校园的每个角落,也因为这样,成为校园里风靡一时的佳话。

王宝并没有接受过顾清尧,这在当时的他们,谁都很清楚明白,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导致了顾清尧要加紧脚步,想要在王宝身上烙上属于他的印迹。

顾清尧的母亲沈春霞十分不喜欢王宝,曾几次三番的告诉顾清尧,以后离王宝远一点,不许和王宝来往,顾清尧不听话,因为这样被沈春霞关在家里不许出门,还脱光了衣服在门口站着。

那时候的王宝惊讶沈春霞的作为,不理解她为什么这么对待顾清尧,毕竟的那时的顾清尧一斤不是个孩子了,对那时候的顾清尧而言,身为母亲,那样的做法实在不可取,甚至是虐待折磨,一个母亲为什么要下那么狠的手,把那些残忍的,不健康的东西带给孩子。

即便是她不喜欢她,也没必要用顾清尧出气。

同年的六月,王宝生日的宴会上,冷君傲十分高调的到场,将场中无数少女的眼眸俘虏,其中却没有包括王宝这个人。

十七岁的那一年,是王宝记忆里离开冷君傲最遥远的一年,即便他们面对面,也还是相对无言,甚至漠然的毫无交集。

王宝一直很安静的坐着,家里人和外面的人都疏远虚度,王宝更在意的是她以后见到冷君傲该做些什么,该在那个位置上。

其实那时候的王宝已经很安静了,像是个大姑娘了。

连王奎生都说,王宝长大了,不是小孩子,懂事了,也害羞了,时常的一个人在房间里一天不出来,放假了也不下楼找他们说说话。

王宝自己的生日,王宝都不起来参加舞会,王宝只是有些惆怅,她的爱而不能,顾清尧的不能到场,都是她那时的心伤。

舞会开始王宝的第一支舞交给了大哥王宸,王宸十分优雅的从另外一边走来,将王宝的手拉起来,而后带入舞池中央。

“不高兴?”一边跳舞王宸一边问王宝,王宝靠在王宸怀里,告诉王宸:“顾清尧一直生活在一个不快乐的家庭中,我不知道该怎么帮他,他已经开始喝酒了,怎么办?”

王宸轻轻拍着王宝的身体,只能轻声叹息,没有了父亲的庇佑,顾清尧就像是一个被拐卖来的孩子,成了母亲泄愤的工具,时不时就要受皮肉之苦,还要承受精神上的折磨。

他们这些人也想帮忙,只不过谁都无能为力。

一舞结束,王宸离开换了冷君傲上来,王宝有些意外,但当着好多人的面王宝也不好说什么,还是把手交给了冷君傲。

低垂着双眸,冷君傲的手轻轻将王宝带入怀中,脚步平稳舒缓,深邃的双眸在王宝的脸上慢慢的流转,时间仿佛停止了,王宝的心跳却不断的加速。

安静了一年的感情,那时候又被重新的勾了起来。

王宝只是记得,她听说过很多有关冷君傲和顾清雅的事情,其他的真的不记得了。

那一支是王宝靠在了冷君傲的怀里,还是冷君傲将王宝的头按了过去,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对王宝而言,那已经是个梦以成真的画面了。

舞曲结束王宝离开了冷君傲的怀里,抬头看看,而后转身便走了,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安安静静的去坐着,

要王宝十分意外的是,冷君傲随后跟着她坐到了沙发上,就贴着她身旁坐着。

好些人都说王宝的面相好,是个以后会旺夫的命,王宝低着头也不说话,反倒是挪腾了一下里的冷君傲远了一点。

顾清雅虽然没有到场,但王宝心里清楚,她和冷君傲没可能了,因为冷君傲已经有了顾清雅。

从前的那些日子,是王宝不懂事,如今长大了许多,如果说还不懂事,未免自欺欺人。

宴会结束王宝有些困倦,起身的时候就有些困,经过一个男孩撞了王宝一下,王宝以为会摔倒,结构冷君傲在旁把王宝搂进了怀里,事后经没有放开的打算。

十七岁了的王宝面对着二十一岁的冷君傲,想象中都是难以形容的一幅画面,一个青春年少,一个天真浪漫,不知道羡慕了多少人。

只是好些人都不知道,冷君傲其实就是个二哥而已。

出了门冷君傲便问:“困了?”

王宝看了一眼冷君傲,无声的点了点头,冷君傲就势拉开自己的车子车门,把王宝推进了车子里面,王宝坐在后面靠上去眯上眼睛,冷君傲还把外套脱给了王宝。

那天的冷君傲腰上带着腰封,身上是一件十分考究的白衬衫,但是衬衫绝对是新设计出来的那种,王宝都没见过大哥穿过。

车门关上冷君傲直接坐进车里,王宸出来了还问冷君傲:“宝儿呢?”

“在车里,有些累了,我送回去。”

冷君傲是那么说,结果却把人送到了他自己家里,再一次误导了王宝。

车子停下王宝睁开了眼睛,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回家,而是在冷君傲的家里。

冷云都没回来,还在宴会那边,冷君傲却把她带回了家里。

冷君傲拉开车门要王宝下车,王宝茫然的注视着冷君傲,十分不理解的眼神,更显得十分的困倦。

“不是回家么?”王宝半响才问,咬了咬嘴唇。

“太远了,你不是困了?”冷君傲说着伸手拉了一下王宝的手腕,王宝跟着下了车,高跟鞋的缘故,车子下面险些跌下去,结果却跌进了冷君傲的怀里。

王宝是扑进去的,她一扑冷君傲马上搂住了王宝的腰肢,没有马上松开手,反倒将王宝扶了起来,结果才发现王宝那晚喝了一些酒,人有些醉了。

靠在车身上王宝眼眸乱转,醉的有些说不出话。

王宝以为那是个梦,但她明明记得冷君傲捏了她的下巴,亲了她很多地方……

“你你怎么了?”王宝醉的说话不利索,身体也没力气。

冷君傲捏着她的下巴开始一点一点的亲她,悄无声息的吻像是雨滴一样,散落在王宝的面颊,额头,甚至是裸露在外的肩上,她摇着头问冷君傲,冷君傲越亲越是用力,但就是没亲她的嘴唇……

王宝以为,那是个梦,那时候她就那么想,因为那晚他们是住在一起,就睡在楼下的沙发上,早上醒来王宝还趴在冷君傲的怀里,看着冷君傲衣衫不整的正搂着她,结果吓得王宝跑回家里去了。

之后的两天里,王宝没见过冷君傲,事后觉得这件事不对劲,王宝又去问冷君傲,冷君傲却说不知道是怎么回的家,喝了太多的酒,醉了。

多好的一句话回答,一句喝得太多,醉了,就把什么事都撇得干干净净了,想起来王宝觉得好笑,她怎么没发现那时候的冷君傲是只披着伪善面具的狼呢?

王宝觉得委屈,转身想要走,但一想到自己给冷君傲酒后占了便宜,转身又回去了,不服气的扔下一句话,告诉冷君傲:“一年后你还不确定到底爱谁,我就介入你们的世界,直到听见你说你爱她为止。”

转身时王宝是下了决心的,只要冷君傲告诉她,他已经爱上顾清雅了,王宝绝不回头。

可事实上,冷君傲并没有那么做。

那之后的那一年冷君傲和王宝经常见面,可每次的见面都没有交集,所有的画面都定格在哥哥与妹妹那些感情里。

冷君傲会照顾王宝,王宝不吃饭冷君傲给王宝叫东西吃,王宝书读的不好,冷君傲就给她补课。

一次王宝十分不耐烦,和冷君傲说:“你不给我补,我一样会进步。”

“再进也是第一名,你还想考负一?”冷君傲言辞犀利,十分的冷淡,逼着王宝坐下跟着他学。

王宝十分无奈,十七岁的那年,总是和冷君傲争吵不断,像是一对不打不相识的冤家。

那年的王宝学习很紧张,冷君傲就抽时间给王宝补习,王宸说没必要每个星期都补习,冷君傲却借着休息的时间给王宝温书。

十七岁是个相对平静的一年,那一年过后王宝还是没有采取任何的行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冷君傲则不断出现在王宝面前,虽然什么都不做,只是每天温书,但王宝十分的不耐烦,甚至跑去找男朋友。

一次在酒吧门口王宝遇见一个年轻人,两个人不知道怎么的就认识了对方,结果事后顾清尧打了那人一顿,冷君傲又警告了一顿,而后那人就在也没出现过,从此消失不见了。

十八岁的那年王宝记得不多,只因为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除了学习还是学习。

“我们还不能确定关系么?”十九岁的那年顾清雅着急了,着急的问冷君傲,冷君傲站在树下没说话,只是眉头皱了皱,心里想到的却是王宝最近总是溜号,不好好读书的事情。

王宝站在不远的地方恰巧看见这一幕,顾清雅情绪突然很激动的大声问冷君傲:“你到底要拖到什么时候?”

冷君傲眸子十分犀利,注视着顾清雅:“别再这里吵闹,宝妹在温书。”

“宝妹,又是宝妹,你难道不能和我说些别的么?你明明都叫她王宝,为什么一到了外人面前你就一口一个宝妹,你心里到底怎么想,你难道不能让我知道么?”

顾清雅气的口无遮拦,一边吼一边向后梳理着头发,气急败坏的在原地发着脾气。

冷君傲的脸色十分冷漠:“她还小,别把她扯到这件事情里来。”

目 录
新书推荐: 偷风不偷月 金盏花 心有恶念 欲奴 春夜困渡 穿越王妃要升级 我要死在这座桥下 思浅星沉 回到过去后[西幻] 和前任魔尊私定终身后
返回顶部